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,财神爷心水论坛,ku688.com,挂牌www308080com
主页 > 挂牌www308080com > 文章列表

陈涛——被球队耽误的中国之星

发布日期:2019-11-25 21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如今堪为沙漠的中国足球,哪怕像韦世豪如此人品的球员,都能凭矬子里面拔将军的水平入选各级国家队。

  在还没有U-23保护政策的中超,18岁成为俱乐部主力,19岁成为队长,20岁入选国家队。

  这个名单上,包括塔伊沃、米克尔、萨巴莱塔、阿利耶夫等日后国脚,还有那个有资格列入总统山的球星——利昂内尔·梅西

  落选的中场球员,包括但不限于:法布雷加斯、大卫席尔瓦、比格利亚、加戈....至于朴周永和本田圭佑,更是籍籍无名之辈,不值一提。

  2年后的土伦杯,陈涛打进两球率领国足战胜荷兰加纳,打进决赛,哪怕以大打小,也好歹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。

  十几年后,曾经的天才们依旧奋战在顶级联赛,本田圭佑一度身披米兰10号球衣,朴周永也曾被阿森纳购入,而陈涛却只能沦落中乙,泯然众人。

  中国对阵德国的1/8决赛,比赛行将结束,两队仍然是2比2战平。在中国队的一次转换进攻中,10号陈涛得到了在左侧下底传中的机会,转瞬即逝间,这名练过体操的小将并没有左脚出球,而是选择了高难度的“插花脚”——拧身后用右脚起球。

  虽然姿势潇洒,但由于动作稍欠火候,皮球直接飞出了底线。进攻完结,大口喘气的陈涛低头向本方半场跑去,这时,一句响亮的斥责声从中国队的替补席上传来:“唉,你干什么呢!”这一声怒斥,来自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杨一民。

  赛后,在替补席亲自督战的杨一民直言,“比赛输得恶心,输得窝囊,心里很久都不是滋味”。或许正因如此,他对陈涛的花式动作也是耿耿于怀,他甚至特意找到陈涛,想好好问个清楚。在得到“再用左脚踢就抽筋”的答案后,这位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随即反击道:“这样你的左脚不是更容易抽筋吗?”在杨一民看来,“陈涛在进了两个球后心态不好,他忽视了球队,有点儿只为自已踢球。”

  那个出局的夜晚,“有点儿只为自己踢球”的陈涛几乎一夜未眠,他说,相比于韧带撕裂的痛感,心里的疼痛,更让他辗转难眠——“这场比赛我会铭记终生”。对于自己在荷兰世青赛的表现,陈涛曾经评价为“勉强及格”,但即便如此,他还是在4场比赛贡献了3个进球和3次助攻,在当届赛事能比陈涛进球更多的球员,就只有乌克兰的阿列耶夫(5球)、意大利国脚佩莱(4球)、西班牙国脚戴维·席尔瓦(4球)、略伦特(5球),以及当时身披18号、还是一脸羞涩稚嫩的利昂内尔·梅西(6球)。

  从17岁开始,陈涛就不断的为自己的留洋梦而努力,甚至为了得到支持留洋的口头承诺,签下了长达五年、月薪8000、奖金动辄减半的卖身契。

  而从2004年第一次参加土伦杯开始,陈涛的才华就赢得了众多关注,传闻称切尔西为陈涛提供了试训的机会,但俱乐部拒绝放行。

  2005年世青赛后,土耳其加拉塔萨雷、费内巴切俱乐部的两名球探主动与陈涛取得联系,开出了500万元和700万元人民币,却与金德的要价相去甚远。

  后来陈涛争取到在比利时安德莱赫特队试训的机会,但比利时人无法满足1800万人民币的需求。

  2006年,陈涛第二次征战土伦杯,再次引起多家俱乐部的关注,国际米兰的试训邀请被金德无视,欧赛尔1400万的报价也被拒绝。

  到了2007年8月,金德与热那亚达成120万欧元转让陈涛的协议。但热那亚俱乐部要求两年支付完毕,可是金德俱乐部坚持一次性付清,最终陈涛错过了一次几乎成功的留洋。

  无论陈涛本人多么强烈,无论国外俱乐部多么诚恳,俱乐部就是坚持三点死活不松口:

  而一旦陈涛表现出反抗的态度,就迎来动辄三停的惩罚,除了停薪、停训、停赛,还无法转会到其他国内俱乐部,被彻底封杀。2008年一整年,陈涛都没踢上俱乐部比赛,只能踢野球维持状态,甚至一度考虑退役。

  甚至根据当时中国足协的规定,一名球员在与俱乐部合同到期后,必须再过30个月才能以自由球员身份与其他俱乐部签约。

  30个月!2年半!博斯曼法案运行20余年后,中国球员还只能任俱乐部任人宰割!

  与曾经的队友相比,陈涛居然不是最不幸的,在金德俱乐部成立的7年里,不下10名球员因不肯签卖身契被逼退役。

  直到2011年,转会到天津泰达的陈涛率领球队拿到联赛亚军,再一次吸引到意甲俱乐部的兴趣,陈涛本人为求转会甚至愿意放弃去年一年的薪水,然而始终无法满足俱乐部的要价,转会再一次折戟,此时陈涛已经26岁,被囷在中国足球的一滩烂泥中,失去了最后一次飞向天空的可能。

  在伪职业化的中国足球、在球员权利得不到保证,动不动就欠薪、一言不合的就三停、只能签下霸王条款卖身契的年代,陈涛的陨落,远远不是个例。

  还记得郝海东在参加某个节目表示:“我觉得我不差,这个吹牛也没有,打完第一场比赛在程度,在成都打完与佩纳罗尔的比赛,他们俱乐部老板的儿子马上就去我们队的休息室。当时就进来跟我说,转会加盟我们球队吧,但是我说还是打完第二场比赛在说吧。第二场比赛是在工体,我还进了一个球,当时张吉龙还是翻译,当时他带着儿子来找我跟我说,马上转会,代表佩纳罗尔去打南美解放者杯。当时我25岁,在八一队已经是主力。当时给我开出了20万美元的年薪,很吓人啊,95年在八一才挣到2万人民币。但是后来我问八一队,就想问问佩纳罗尔的邀请函之类的,但是八一队给的回复是你看不懂,我们已经撕了,你说,在我们这种体制里面,作为一个运动员很可悲。你根本无法来掌控自己的命运,而且你还踢得很好,就算你去不去乌拉圭,能不能成为顶级前锋这都无所谓。但是在你职业生涯中有国外的俱乐部来拿钱买我,那证明我的能力啊。在当时的中国哪有球员能被当时顶级的佩纳罗尔俱乐部掏钱买啊,这是我的专业技能得到了认可。但是邀请函都不给我看,说我看不懂,我可以找翻译啊。后来就说组织需要我,我问是谁,他们就说大队长啊,然后我就找大队长聊天,后来副队长对来找我,说海东你让队长休息,我说,讲一讲这事儿啊,你们给我撕了,这样的事儿有天理吗?在这种环境里怎么踢球啊。”

  他们都成了时代的牺牲品:有的甘于沉沦,和中国足球一起腐烂;有的奋起反抗,成为炮灰。

  10年后的今天武磊转会西班牙人仅仅花费200万欧,10年前的140万欧却始终无法让那些王八蛋们放人。